灵异故事之人皮鼓与人头碗

小编 10

小时候在农村的时候经常听老一辈的将一些鬼故事,其中关于人皮鼓与人头碗这个故事的印象最为深刻,下面就带大家一起来看一下。

清朝康熙年间工部御史程金山奉旨率领一千兵马、两万民工在甘肃疏勒河的桥湾地方,建一座可以容纳三万兵马的城堡。开工第三天,他便昏倒地上。经大夫紧急抢救,他虽然苏醒过来,却高烧不退,连续四天汤水不进,迫不得已,只得到兰州治疗。临行前,他任命大儿子程得才为临时总督办,任命二儿子程顺才为后勤供应总监。他板着面孔交待说:“桥湾的城堡关系着江山的统一,社稷的安危,必须按规定施工,保质保量如期完成,八十万两银子,不能浪费一两,如果出了半点差错,我将砍掉你们的脑袋。”两个儿子双膝跪地连声说:“谨遵父命,请你放心养病。”

兰州的一代名医甘五,对朝廷重臣怎敢怠慢,经过慎重诊断,确认程金山是年老力衰,操劳过度,饱受风寒,内火凝聚所致。便以驱寒滋肾、养气补血、调理肝脾之法进行治疗,并特命一名十八岁的妙龄少女日夜侍候护理。少女名叫小兰,温柔细心,端汤送药,洗脚换衣,极为周到,程金山爱她如女儿一般。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程金山病情好转,因惦念桥湾城堡工程,急欲返回桥湾。甘五大夫劝阻不住,只好说:“大人再服一剂药,看病情如何吧!”

服药的第二天,程金山便又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又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病情好转。甘五说他患的是“戈壁滩间歇性隔时热”。程金山在京城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病症,翻阅了不少医药经典,也没查到这种病症,不禁疑惑丛生。这天小兰端来药汤放在桌上,眼中出现惊惧神色。他问小兰有什么心事,小兰欲言又止。他端起药碗刚到嘴唇,小兰低呼一声:“别喝,毒药!”

程金山急忙命令武士捉来甘五审讯,原来是他的儿子程得才用五千两银子买通甘五施用正反两种药物,使他的病情好一阵,坏一阵,无法返回桥湾城堡。昨天程得才派人送来五千银两和一封密信,要甘五施用毒药送程金山升天。如果大功告成,再给一万两白银。程金山看着密信,全身发抖,流着浑浊的眼泪,自言自语:“我前世作了什么孽,养了这么两个儿子啊!”他派出密探去打听原因,不多日密探回报说:“桥湾城堡建得又矮又小,最多可容纳五千兵马,民工饿死了大半,两位公子在玉门镇各建一座豪宅,购买良田千亩,娶纳美女多人。还听说大公子跟葛尔丹津叛匪有书信往来,葛尔丹津正起兵东进,大公子要……”

“他要干什么?说!”

“大公子要占山为王,称什么……,称什么得才可汗!”

程金山惊得“啪”地一拍桌子,眼球几乎要暴出来:“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他立即写了《葛尔丹津起兵反叛》的奏折,派快马飞送朝廷。

桥湾城堡黄沙满天,天昏地暗,程得才正指挥上千民工将横七竖八的民工尸体运往戈壁滩深处,忽然一匹快马来到他的面前,来人说:“程老大人已驾鹤升天。大人去世前要求把他的尸体埋葬在桥湾,现在灵棺已到,请总督办迎接!”

程得才和程顺才二人立即披麻戴孝,一步一个头地磕着到了棺前,他俩一定要开棺看一眼老爹的遗容。棺盖一经打开,程金山猛地跳起,大吼一声:“武士们,将孽子拿下!”

深夜,营房灯烛通明,程金山面色铁青,举起尚方宝剑,说:“你们两个孽子要如实招来!”

程得才、程顺才二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程金山命令武士把他们推出斩首,程得才说了声:“慢!父亲,让我把话说完。”程得才接着说:“你老人家为官清正,一路升迁,从七品县令到工部御史,现在是桥湾城堡总督。三十多年操劳辛苦,换来很多的荣耀。如今你老人家已是六十七岁,可是,你给两个儿子留下了什么呢?每人一所院落,一个黄脸老婆,你让我们耕田栽桑,吃粮当兵,吃尽了苦头,现在又把我们弄到这千里不见人烟的戈壁滩上喝风咽土。你再看看朝中的那些公卿大臣的公子哥儿,谁家不是楼堂瓦舍,三妻四妾。他们出入灯红酒绿,一掷千金,三十万、五十万银子算得什么?如果说,我们兄弟用了四十万银子该杀,那么王公大臣的公子哪个不该杀?你杀得了吗?我劝你还是在这片千里见方的土地上,以桥湾为京都,联合葛尔丹津,占山为王,号称金山可汗,跟康熙平起平坐,有什么不可?!”

程金山大呼:“武士们,将他们推出去斩首!”

不料,应声进来一队武士,将程金山团团围住。程得才“嘿嘿”冷笑:“爹!现在已由不得你了。”

小编推荐

相关阅读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