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特大杀人案,22岁美妇花2000元雇情人杀夫

小编 10

1991年4月23日,乐安县法院刑事审判庭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抚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正在这里开庭审判方亮辉、曾美芳、吴情故意杀人案。人们都无比好奇这场审判的结果,纷纷前来目睹这桩不久前引起赣东大地轰动效应的特大恶性杀人案件的审理。

11·25特大杀人案,22岁美妇花2000元雇情人杀夫

“带被告人方亮辉、曾美芳、吴情。”

随着审判长庄严洪亮的声音,人们看到,37岁的方亮辉像未老先衰的老头那样颤巍巍地走到被告席上,而22岁的人犯曾美芳的出现,则引起了人们不小的议论:“这个女犯人这么年轻啊!”

“想不到这女犯人还这么漂亮!”

“真可惜!”

是啊,他们或年轻,或漂亮,或有着自己引以自豪的“雄厚资本”,他们原本可以把生活安排得美好,把人生安排的辉煌,可是,愚昧却使他们走上了接受审判的位置。

一、残忍的弱者

杀人犯与善良是无法挂起钩来的,可是,年轻漂亮的杀人犯曾美芳的罪恶念头,却源于她的善良和无知。在悔恨的供述中,她向法庭交待了她犯罪的原因和经过:

1988年4月,年仅18岁的曾美芳在媒婆的说合下,拗不过母亲的心愿,按照永丰农村的风俗与当地一青年张××订了婚,名曰“定事”。

订婚之后的曾美芳通过较长时间的观察,才了解到未婚夫张××原来是个不务正业的角色,善良的曾美芳在其多次听到张××津津乐道的“手段高明”和“惊险故事”后,深感恐惧和厌恶,故以未婚妻的身份多次劝其改邪归正,弃恶从善。

无奈,这把爱情的火并未能便张××清醒,相反,曾美芳反遭张××的斥责。为此,她深感痛苦和耻辱,故多次向母亲及张家提出解除婚约的请求!

结婚自由,离婚自由,这是我国婚姻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更何况是解除这种法律不予认可的婚约!可是在农村,退亲被某些人看作是一件于己于家人很不光彩的事情,张××就是其中的一个。

当他听说“这漂亮的妞”想跟他“拜拜”、一刀二断时,他恶狠狠地四处扬言:“如果她和我退亲,我就杀掉她的3个弟弟!”

曾美芳知道他是什么都做得出的,她害怕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愚昧落后的思想在她和母亲吴情心中泛动了。

“要是他毁掉我的3个弟弟,断掉了曾家香火怎么办啊!”她面对母亲,泣不成声。

“孩子,怎么办呢,如果他真的动刀子杀掉我的3个儿子,我怎么活啊,要是这个该杀的、炮打的真杀了我的3个儿子,断了我们曾家香火,怎么对得起祖宗啊。”吴情也悄悄流泪。直到这时,她才后悔不该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母女俩抱头痛哭!之后,软弱的母女俩在心中萌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曾美芳的心在狂喊!她实在不愿和这样一个地痞无赖生活一辈子。

她为有了这个念头吓坏了。赶忙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她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啊!“可是,如果不杀死他,我就必须和他结婚、生孩子。否则,他会杀死我的3个弟弟啊!”

对法律的无知,使她的内心矛盾、绝望。她不知道,婚约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因此,可怕的念头最后控制住了她。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然而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要她操刀宰鸡一样地杀掉一个人她是做不到的,何况是一个比她身强力壮的男人,一个已经熟悉的“未婚夫”!于是她想寻一个伙伴,一个代她杀人的帮凶!经过寻找,她终于瞄准了一个男人。

二、精明的债主

方亮辉是个将近“不惑”之年的浙江移民。迁移的经历,不但给了他一副强健的体魄,而且给了他一个精于算计的头脑。在他的心里,总有一个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而且,打得大都是加法,乘法:今天贩一头水牛赚了10张“大团结”,昨日贩一头黄牛增加了6张“大团结”,一个月最好能贩卖10头牛,这样一年就能赚到几位数了。

他老是这样加呀,乘啊,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当有人拖欠他的“进款”时,他就不得不暂时忍痛用上减法:“哎!本该到手的钱又不能入账加上了!先减下这一笔进账吧!”他这时就一定要皱皱眉,并在心里恶狠狠地骂∶“这个该死的,我真该揍死他!”

他认识曾美芳是由于曾的“未婚夫”张××与他一起贩过牛!而张××又拖欠了他1200多元钱!

这个“牛贩子”是1989年10月提出与被害人张××一起贩牛的,他之所以这样做,是看到张××没有做生意的头脑,易受别人的指使,且花钱又算大方。这样的“合伙生意人”是要得的,因此,两人一起贩过几次牛后,张××不但未能赚到钱,反而欠他方亮辉1200元。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方亮辉几次到张家追债,无奈张××实在穷得铁锅叮铛响。张××没办法,只好先支支吾吾,空诺相推,后来实在被“逼”得难受,只好往“未婚妻”家里躲。

可逃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方亮辉自然“顺藤摸瓜”,找到了曾美芳家。

可他去得不是时候,张××不在,他又扑了空!他气坏了,一连串的脏话不假思索地喷出,对于这些,曾美芳却笑脸相陪,好言劝慰,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是一种理亏、歉疚,或缓兵之计,可是曾美芳这样做,却有她自己的含义!

她凭着女性的敏感、直觉,发觉这个从外地移来的“牛贩子”,正是她要找的那个帮凶!

“一个好帮手,先稳住他!”她这样想着,便更加千般不是、万般对不起地“代替”张××向方亮辉赔礼道歉,言语之间,还时不时地向他送上一个秋波、几句奉承话,说得方亮辉由怒转喜。而那几个媚眼又使他禁不住想入非非∶拿不到钱,在她身上捞些油水倒也不太亏。

一个是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一个要放长线钓大鱼,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双双上了大床。

鬼混后,曾美芳并不急于提出要方杀张,因为她知道,杀人是一件大事,需要时间和机会,否则,搞不好上断头台。于是,她只是含糊其辞地说∶“你现在也欠了我的债了,你要还!”

而这个“牛贩子”以为是金钱之债,故采取了同样赖账的方式,说:“以后一定给!”

三、罪恶的交易

时光飞逝,转眼已过3个月。1990年3月到了,私欲膨胀的方亮辉又想从曾美芳身上捞些“外快”了。方亮辉一路寻思着,来到了曾美芳的村子。

见张××不在,他不由得无名之火冒上心头,脏话脱口而出∶“他XX的,这个混账无赖,找到他揍死他丫的!”他本想这样骂一骂解气,同时,向曾美芳、张××施加点压力,让张××、曾美芳在不同的方面就范。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笑脸相迎的曾美芳听了这话也跟着变了脸色,骂开了张××∶“这个扯债鬼,天杀的,欠了这么多债,就没有放‘小手’(指点穴)的人放死他去!”

“放死了他,你怎么办?”方亮辉见曾美芳不但没有象上次那样来安抚他,反而由笑转怒,心中一慌∶哎呀,惹她生气,我就要两头空了,于是马上转换了口气,故作开玩笑似地说:“找放‘小手’的人还不容易,我就找得到!”

“他死了我就去嫁别人!”曾美芳似笑非笑地瞅了方亮辉一眼!

“好,那我去找,找到你付钱呀”

“一言为定!”曾美芳不觉咬牙切齿!

“什么?真要放死他?杀人偿命的呀!”方亮辉看到曾美芳铁青着脸不像是在开玩笑,结结巴巴起来。

“谁叫你大白天去杀啊,谁叫你放了人打锣打鼓去张扬啊,悄悄放死他,谁晓得啊?真是个笨蛋!”曾美芳故意用鄙夷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缓了口气,说∶“你还记得我们俩去年的事么?”

“嗯,记得。记得!”方亮辉以为甜头又要到嘴,忙涎着口说,不料曾美芳又沉下脸来。阴沉地说∶“你不怕我控告你强奸我!”

“这……”方亮辉哑了口,此时,他飞快地盘算起来∶杀了张,搞不好要判刑,而且那1200元要失去。不,不,杀了张,曾美芳肯定要加倍给钱的,我还可以在她身上占些便宜;而不杀张,这1200元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拿到,甚至这一辈子也休想拿到了。况且,她真的告我,那可吃不着兜得走。对,我只要做得隐秘些,把姓张的弄到没人的地方去。”

拿定主意后,方亮辉说话了:“放死他容易,可是,他欠我的1000多元就没了!”

“这好办,你叫人放死他,这1200元我给你。”曾美芳果然爽快地说。

“再加800元,凑个整数吧,要晓得这是一条人命呢,还要请人……”方亮辉又故意抬高了价格!

“加800就加800,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要把他放死在我们家附近。要远一些……”曾美芳咬咬牙说。

“那我也有一个条件,先付500元!事成后,10天内付清余款!”方亮辉象在做一头牛生意,算盘打得贼细。

“那你要尽快地把他放死!”曾美芳讨价还价。一条人命,就这样被一桩黑幕交易定价,并出卖了!

黑幕交易后,曾美芳觉得还是不踏实,她生怕方亮辉变卦,忍不住又催促了他几回。晚上,她一睡觉便做梦张××已被杀死,血淋淋地向她瞪眼,她实在害怕,便告诉了母亲吴情。

吴情深悔自己把女儿推进了火坑,但愚昧的她也觉得只有杀掉张××,才能救出女儿。于是,她也积极参与此事了,几次邀方来家,关起门来与方细谋如何杀死张××,甚至,在公路旁见到方亮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他拉到路旁,催促他赶快动手!

四、恶魔的行动

1991年11月23日,方亮辉终于找到了张××,这次,他不向他索债了,而是在嘿嘿的笑声中抛出准备已久的诱饵∶“我们25号去乐安贩牛卖,我出本钱,赚了平分!”

张信以为真,心想这个哥们真够意思,连忙答应。方亮辉暗暗高兴,但仍然者无其事地说∶“25号中午12点整,你在乐安县石桥寺路上等我!”

“我一定按时到。”张××近来一直缺钱花。

25日12时,方骑自行车赶到石桥寺却未见张,猜想张肯定还在来路上,于是骑车去“迎接”。他实在是怕这条已上钩的鱼临时变卦、脱钩。果然,在来路上的白竹村,他遇见了张,忙亲热地说东说西,把张往乐安方向引。

当走到乐安县偏僻的大马头垦殖场串坑打石场时,张××提出要休息一会儿,方一听正中下怀,连忙说“可以,可以,我们干脆睡一会儿。”

由于急急忙忙赶路,张××十分疲劳,不一会便酣然入睡了,假装入睡的方亮辉见状,忙悄然爬起。看看四周无人,举起一块6斤多重的石头,狠狠地向张的前额猛砸两下。

钻心的疼痛使张××反射性地坐了起来,并用双手捂住前额,吓得方连连后退几步,失落石头,这时,张直挺挺地倒扑在地,方亮辉呆若木鸡地立了一会,唯恐其不死,又双手抓起8斤多重的石头,朝张的大脑猛砸两下,一时间,张××脑浆飞溅,洒溅一地。

五、正义的宣判

庄严肃穆的法庭,国徽高悬。方亮辉、曾美芳等3人面无血色。

旁听席上拥挤的人群寂静无声,人们在等待那庄严的宣判。

洪钟般的声音深沉地响起∶“被告人方亮辉、曾美芳,吴情犯故意杀人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分别判处方亮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曾美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吴情有期徒刑五年。”

小编推荐

相关阅读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