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南医大杀人案,凶手逃逸28年终落网

小编 10

1992年之2020年期间,南京市公安局的局长换了一任又一任,而民警也是换了一批又一批。不过他们每年的3月20日都会见到一对夫妇,前来问询28年前的“南京医学院杀人案”进展如何。

头几年,是夫妻俩一同前来。1999年的时候,男的不幸患癌去世,此后的20年间,都是女的一个人前来。

面对日渐苍老的受害者母亲,办案民警们内心无比愧疚,这件案子也犹如一块石头一样,在民警心中压了28年。

直到2020年2月分的时候,民警通过DNA对比技术,终于找到了28年前的凶手麻某钢。在90年代轰动一时的“南京医学院杀人案”宣布告破。

难以释怀的凶案

麻某钢是一家汽车修理厂的工人,这年他刚结婚不久,和妻子住在南京医学院附近的汉中路上,住的是父亲在单位分的老房子。

麻某钢的家离着南京医学院也就不到500米,经常来学校里溜达散步是他的一个日常习惯,看着校园里的少男少女,麻某钢偶尔也会回忆起自己逝去的青春。

1992年3月2日晚,晚饭的时候麻某刚喝了二两酒,饭后又来到了校园里散步,只不过今天来得比较晚,已是深夜,校园里的小路上已经看到不到学生的身影。

但是麻某钢却看到了一间教室的灯依然亮着,好奇的麻某钢晃着步子朝那间教室走了过去。当他趴在窗外瞭望的时候,看到教室里有一名女学生还在伏案学习,麻某钢就绕进了教室里。

麻某钢想起了和朋友喝酒闲聊的话题:“要是能在大学里找个女朋友,那可是很有面子的。”麻某钢虽然已经是个结了婚的人,但他想到朋友的话后,心里便起了歹意。

走进教室后,麻某刚开始搭讪该女生林某,遭到了果断地拒绝,林某警告道:“你再不走,我就喊学校里的保卫了。”

怕惹出麻烦的麻某钢只好悻悻离开,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越想越憋屈,自己怎么能被一个小姑娘吓退呢,这要是让朋友们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于是,左思右想后,麻某刚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在路边捡了半截水管子,然后塞到了袖筒里,又返回了教学楼。

本来还担心那个女生已经走了,没想到她还在教室里学习。麻某钢这回没有犹豫,拿出水管子就冲着林某后脑砸去,一连砸了数下,林某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被麻某钢拖到了教室外面的实施了强暴,期间又多次用水管打击林某头部,打得头破血流。

施暴完后,麻某钢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不远处偷偷地看着这边。过了好久,见林某依旧躺在原地不动,麻某刚开始担心,怕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

随后,焦急的麻某刚又跑了过去,用脚踢了一下林某:“喂,你还不走?”

但是林某一点动静也没有,麻某刚开始慌乱了,伸手探了探林某的鼻息,已经死了。

本来想着聊个闲,结果搞出了人命,麻某钢瞬间酒醒了一半,这可怎么办。一不做二不休,麻某钢决定,毁尸灭迹。

随后,她将林某拖到了一口窨井旁,打开井盖,将尸体丢了进去,又盖上了井盖。

一切都做好后,麻某刚来到了教学楼一侧的洗手间,开始洗手。就在这时,学校的保卫人员开始出来巡逻了,看到了形迹可疑的麻某钢,大喊了一声:“干什么的?”

不料,麻某刚听到声音后,撒腿就跑,翻墙跳出了校园,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而保卫当时也没有在意,见人已经跑了,就继续巡逻。

第二天,一切照常,只不过人们发现,林某一天都没来上课,而同寝室的室友说,林某一晚都没回去。

学校以为林某家中有事,突然回了家,但是和她的家人联系过后得知,林某并没有回家。又等了3天,依旧不见林某出现,随后校方就开始满校园地寻找。

3月24日下午5点30左右,在一口窨井里,学校保卫发现了林某,只不过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当即,校方就打电话报了警。

44岁的俞先海从警多年,是一名法医,面对林某的尸体,俞先海很快便确认死者生前遭受到了性侵害,并从死者身上提取了嫌疑人的精液。死亡时间初步确认为3月20日晚上十一点左右。

根据法医俞先海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便从当天值班的保卫口中得知,那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曾发现过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翻墙逃跑。

警方敏感地察觉到,这个翻墙逃跑的可疑男子有重大嫌疑。随后,根据几名保卫人员的描述,大致画出了嫌疑人的画像,随后,警方发出了悬赏通告。

案件发生后,在南京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南京市公安局十分重视,调集了大量的精力开始在全市范围内进行调查走访,跟死者林某有关系的人几乎都被做了笔录。

无从下手的悬案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经过大量的调查工作后,除了法医在现场提取到的嫌疑人精液,以及学校保卫描述的画像以外,一无所获。

最让民警头疼的是,虽然提取到了嫌疑人的DNA,但是新的问题就出现了,拿着这组DNA去哪里对比?跟谁对比?没有目的的对比,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那张不知道像不像的画像发出去很长时间了,也没有一点动静。

没有办法的民警只能拿着DNA去慢慢比对,那时候还没有完善的DNA库,只能一个一个去比对。几年间,专案组跑遍了江苏全省,甚至辗转到了安徽、山东、四川、江西、湖北......甚至远赴边疆地区的省份,但依旧一无所获。

最终南京公安局将这组DNA保存了下来,放入了省公安厅的DNA库里,期待着案件的转机,以及科技的不断进步。

这些年间,受害者的父母每年的3月20日到要亲自来到南京,一方面是去案发地点祭奠女儿,另一方面也顺便询问案件的侦破情况。

1997年的时候,林某的父母哭诉着告知警方,林某遇害后,家人一直没有将此事告知她的奶奶,林某从小就和奶奶长大,与奶奶感情非常深厚。

时间久了,还是没瞒住,悲伤过度的老人一下子就病倒了,没多久便含恨而终了。

1999年的时候,民警只见到林某的母亲一个人前来,往年都是他们夫妻二人一起,经过了解才知道,林某的父亲抑郁成疾,最后确诊了癌症,于不久前也离开了人世。

多少年间,办案民警们提到这个案子说得最多的就是:“这是我们欠的债,无论多久,必须要还上。”

科技,成为了案件侦破的关键

到了2000年的时候,全国公安的DNA库实现了联网,而且DNA库采集到的数据也越来越多。也意味着,只要当年的犯罪嫌疑人在任何地方,留下了DNA,就能对比到他。

在这里,还有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民间说法。本案遇害者林某的同学们,毕业后都进了各个地区的医院工作,经过20多年后,有很多都成了各大医院的主任。

作为林某当年的大学同学,他们组成了一个集体,通过某些渠道获得了本案嫌疑人的DNA,并分发到每个同学的手中。每当他们接触男性病人的时候,检查时都会多加一项DNA比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名师兄在对自己的病人对比时,居然匹配成功。随即报警,一举抓获了潜逃28年的嫌疑人麻某钢。

虽然听着让人振奋,但这毕竟是一个民间说法。凶手麻某钢究竟是如何落网的?我们继续往下看。

随着科技的进步 ,公安机关又引进了新的技术:“Y-STR检测技术”,这项技术的出现,成为了案件侦破的关键。

众所周知,一般情况下,Y染色体是男性独有的,所以“Y-STR”只有男性会遗传,而且在遗传于所有的父系男性,包括父子、兄弟、叔侄、堂兄弟、祖孙等家族男性中。

简单地讲,就是往常我们对比DNA,需要对比到本人。但是通过这项技术,即使嫌疑人不出现,也可以对比到他家族中的其他男性成员,然后再顺藤摸瓜,逐一排查,锁定最终的嫌疑人。

2020年的2月19日下午,南京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科所DNA室的主任冯燕,像往常一样,再次拿出了“南京医学院杀人案”嫌疑人留下的DNA信息,输入了数据库对比。

冯燕是1994年入警的,距离此案已经发生两年,但是当她从警开始,每年开会的时候,领导总会反复强调这个案子:“这是我们欠的债,无论多久,必须要还上。”

之后的20多年间,冯燕每年都会拿出当年保存下来的DNA,在数据库中进行比对。

这天,冯燕突然看到,电脑上显示出一组数据,与犯罪嫌疑人的数据极为吻合,二者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也应该是近亲。

稍作冷静之后,冯燕又多次进行比对,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当即,她就将情况汇报给了领导。

正在开会的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的所长黄伟听说后,立刻赶回了所里。

根据比对结果,工作人员迅速锁定了一名叫做麻某侠的男性。然后又抽查了与麻某侠近亲的11名男性成员,但是经过对该11位男性成员的DNA比对后,均予以排除。

这么先进的科技,难道也会出错?工作人员随即加大了排查力度,终于发现,麻某侠还有一名亲属,叫做麻某皊,早年在南京当兵,后来就定居在了南京,已经50多年了。而麻某皊的儿子麻某刚现年54岁,按照年龄推算,刚好符合作案嫌疑人的年龄。

2月23日7时,南京警方来到了麻某钢的现住址,南京石鼓路,将正在家中睡觉的麻某钢带走,经过DNA比对,确定了麻某钢就是潜逃28年的“南京医学院杀人案”的凶手。

至此,历时28年的悬案,终于告破。

28年,我都不敢与别人发生冲突,就怕招来警察

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麻某钢很快便招了供。并声称:“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麻某钢的父亲是军人出身,作风强硬,从小就对他十分严格,麻某钢稍微做错一点事情,就会遭到父亲的体罚。初中没毕业,他就辍学进入了社会。‘

在这样的环境下,麻某钢的性格也比较强硬,或者说有些许暴力倾向。但值得一提的是,案发后,麻某钢辞去了当时的工作,整日憋在家里不出去。

后来,进了一家国企单位工作,成了车队的一名司机,还是车队的队长。据同事介绍,麻某钢平日里为人和善,从不与人发生争执,大事小事永远让着别人。

为何有了这样的转变?据麻某钢交代:“我是不敢与别人发生冲突,就怕招来警察......”

近年来,各种命案积案不断地被破获,相关的报道也越来越多,但是麻某钢说,每次从电视上看到这类报道的时候,就赶紧换台,不敢多看。

也许,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结语

当年的法医俞先海,如今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听到此案破获后,如释负重,长出了一口气。

当年在分局的黄伟,如今已经进入了市局,28年间,他心里无时无刻在想着这笔“债”,破案后,黄伟感叹道:“在分局揽下的债,终于在市局还上了。”

林某的母亲得到消息后,激动得泪流满面,积压在心头28年的痛苦,在这一瞬间得到了释放,但内心依旧不能平静。因为女儿再也活不过来了,她的奶奶、父亲,先后郁郁而终,到死都没有等到沉冤昭雪的这一天......

小编推荐

相关阅读

精彩图集